首頁 新聞頻道 寧德新聞

青春事疆場 結發共余生——記一對抗美援朝老夫妻的70年歲月深情

2019-06-21 16:41 來源:寧德網

4

張玉松拍攝的志愿軍幫助朝鮮人民建設家園。

寧德網消息(記者 虎妍)1950年冬天,極度寒冷的抗美援朝戰場上,志愿軍苦受凍傷折磨,張婉青所在的戰地醫院每天人來人往,前來取藥看傷的戰友源源不斷。張婉青想不起,究竟是哪一天,張玉松走進醫院,問她拿藥,只記得,從那一天起,這個高瘦帥氣的男人出現得頻率多了……

“那時我19歲,他21歲,一晃快70年過去了,最大的孫女都32歲了,真是沒想到。”6月初的一個上午,記者慕名拜訪張婉青、張玉松夫婦寧德住所,在與他們的聊天中,歲月鉤沉,往事浮現。

2

張玉松的志愿軍軍官證和立功證書。

戰場上:

她在雪地里裹棉襖睡覺

他在前線與死神擦肩而過

隨著戰事不斷推進,認識不久的張婉青和張玉松便各自跟隨所在部隊去了不同地方執行任務,兩個人的聯系也一度中斷。

“在戰場上,不允許談戀愛,也沒時間,但都知道對方的部隊番號,戰爭結束后,我就主動給她寫了信,終于又聯系上了。” 張玉松記得,在朝鮮戰場上分開的兩三年里,休息時間,總會情不自禁想到張婉青,“有個人惦記著,戰場上會勇敢很多”,他笑著說。

雖然張玉松是后勤干部,張婉青是醫務兵,兩人都沒有直接參加前線作戰,但在條件極度惡劣的朝鮮戰場上,后勤兵也經歷著與死神并肩的戰場故事。

“有一次出任務,遇到美國戰機轟炸,我們趕緊都趴在地上,有的炸彈就在附近爆炸,每一聲巨響都好像炸到我的心里一樣。”張玉松說,那次經歷是自己在朝鮮與死神最接近的一次,雖然時間過去了近70年,仍然記憶猶新。

回憶起,對朝鮮戰場最深刻的記憶,張婉青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極致寒冷的天氣。“志愿軍常常需要在零下二三十度的雪地里行軍,走到哪就扎營到哪,抓把炒面就著雪吃完,然后裹個棉被就睡了。” 張婉青說,自己常常裹著被子不敢入睡,“很多人睡著后就凍死了,再也沒醒來。”

3

2014年,夫妻倆與兒孫拍的全家福。

戀愛五年:

他留朝支援建設立功

她返回國內當護士

1953年7月,抗美援朝戰爭結束,張婉青所在的部隊編入第一批撤出朝鮮的志愿軍隊伍,張玉松則跟隨部隊留在朝鮮支援戰后建設,榮獲個人三等功,直到1958年才隨隊撤離。

“得知她的部隊撤離回國了,我就趕緊寫了封信,寄到她們連里,所幸的是,部隊還沒有改編,我們就這樣談起了戀愛。”張玉松記得,重新取得聯系后,他幾乎每天都會寫信給在國內的張婉青,生怕她“跟著別人跑了”。

張婉青回國后被分配到南京第一醫院當護士,高中畢業、年輕漂亮的她,受到很多人傾慕。“那時,平均一周能收到五六封他從朝鮮寄來的信,信里有談情說愛,也有他在朝鮮的生活。周圍很多人給我介紹對象,但我都沒答應。”在當時社會,已經屬于大齡單身女性的張婉青,硬是頂著壓力等了張玉松五年。

回憶起“異國戀”的五年,張玉松說,自己最期待的就是每次休假回國探親。“有時候我去南京找她,有時候我們去北京上海這樣的城市玩。”每年一次的見面,對他們來說彌足珍貴,但也私密謹慎。

“那時候,談戀愛不像現在坦坦蕩蕩,總要遮遮掩掩,害怕別人知道,直到結婚了,才告訴領導朋友。”張婉青說,雖然維持了五年的“異國戀”加“地下戀”,但如今回憶起來,那些為數不多的相聚,仍歷歷在目。

1

夫妻倆90年代合照

結婚后:

他隨部隊赴北大荒建設邊疆

她跟隨他當起“拓荒者”

1958年,張玉松隨部隊撤出朝鮮,回到北京工作,歷經了五年聚少離多的兩個人很快打了結婚報告,結為夫妻。

“我們那時候,領導同意就算結婚了,兩個人領了一團新棉被,住在一起,就算夫妻了。”讓張婉青遺憾的是,那個年代不流行拍結婚照,結婚也缺了很多儀式感。但也有讓她欣喜的事,就是婚后不久,丈夫竟然花了好幾個月的工資,買回來一部當時很少見的照相機。

“他說,就當我們的結婚紀念品。”在張婉青的老照片集里,許多婚后生活的場景,以及孩子們的童年影像,都出自這個時髦的“結婚紀念物”。

翻著老照片,張婉青滿臉幸福,“這個照相機一直用了很多年,幫我們拍了很多珍貴的照片。”

然而,婚后不久,張玉松又接到了隨部隊開拔北大荒,建設邊疆的命令,這讓原以為“苦盡甘來”的張婉青一時難以接受。

在大城市里有穩定工作,還懷有身孕,張婉青擔心自己去北大荒難以適應,暫時拒絕了丈夫隨調的請求,做起了“異地夫妻”,可是不到半年,她就改了主意。

“他寫信說,那邊的生活很苦,我很擔心他,想著過去,至少能讓他精神上滿足。”幾個月后,張婉青向組織打了隨調報告,到北大荒的一家衛生所當起了護士。

“冬天零下幾十度,沒有廁所,只能去野地里解決,回來都凍僵了。兩家人擠在一張炕上,而且都帶著孩子,夜里常常睡不著。”回憶起建設北大荒的三年歲月,張婉青說,“仿佛回到了抗美援朝時的那種苦日子,但一家人在一起,不孤單,日子過得也很快。”

轉業到寧德:

他被同事調侃“老婆奴”

她再隨他背井離鄉

1961年,張玉松得到轉業復原的機會,他申請調回壽寧老家工作,張婉青放棄了回家鄉溫州發展,跟隨丈夫一起定居壽寧縣城。

在壽寧,兩人分配了工作,置辦了房產,養育著三個孩子,過著向往已久的平淡生活。可是,他們與當地習俗格格不入的生活方式也給這座閉塞的小縣城增添了不少閑談。

“我們結婚后,大多數時間都是我洗衣服。壽寧流行在河里洗衣服,我也經常去洗,可河邊上洗衣服的全是女人,沒有一個男人。”主動承擔家務的張玉松很快在縣城里成了人們茶余飯后的談資,甚至被同事安上了“老婆奴”的外號。

同樣,說著普通話,穿著各式裙子,燙著頭發,化著妝的張婉青也成了小縣城里的焦點人物。“壽寧縣城那時候還很小,就有很多女人找到我,向我借裙子,拿去讓裁縫照著做。”張婉青回憶道。

如今,夫妻倆早已退休,膝下兒孫滿堂,2008年,他們跟隨兒女在寧德安居,雖然年過九旬,依然神采奕奕。

“叔叔每天都要騎自行車,去街上溜達一圈,阿姨去年沒得腿傷前,也每天去市場買菜回家自己做飯。”提起老兩口,鄰居何春賢不禁豎起大拇指,“都90來歲的人了,身體還這么好,說話一點也不含糊,真讓人羨慕!”

“我們的一生坎坷不平,但都堅持了過來。年輕人也一樣,要樂觀向上,要肩上有擔當,心中有責任。”采訪的最后,記者問到有什么想對當代青年說的話,張玉松如是說。

 

責任編輯:劉寧芬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寧德網簡介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加入我們

寧德網 版權所有,未經寧德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3512014001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1309374

廣告聯系:0593-2831322 職業道德監督、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新聞熱線:0593-2876799

寧德市新媒體網絡傳媒有限公司 地址:寧德市蕉城區蕉城北路15號閩東日報社三樓

閩ICP備08006857號 網絡舉報監督專區

湖北11选5开奖5结果